六:机巧少女不会受伤 1154 请实现我的愿望

    “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当拉·芙利亚那句足以石破天惊的话语传入罗真的耳中时,正在喝着饮料的罗真眼睛瞬间睁大,忍不住将口中的饮料全部喷了出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啊啦。”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坐在罗真对面的拉·芙利亚却是面不改色的侧过脑袋,让如箭矢般喷来的饮料全部落在空处,洒向其身后,一点都没有沾上她的身体,身手意外的敏捷。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应该说拉·芙利亚早就预料到了会是这个发展,所以才能及时避开的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咳咳。。。!”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罗真则是被呛得死命咳嗽,险些没有将肺里的空气都给吐出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来,给你手帕。”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依旧淡定,将手帕递给了罗真。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谢。。。谢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罗真条件反射的接过手帕,但紧接着就反应了过来,将手帕给拍在了桌子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对!现在是应该淡定的递手帕的时候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罗真不由得加大了自己的声音。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难道我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可思议什么啊?”罗真感觉自己心态都爆炸了,对着拉·芙利亚嚷嚷道:“我就问你,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不奇怪?”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有什么好奇怪的?”拉·芙利亚非常坦然的道:“男女之间接吻乃是一种亲密的表现,难道在这个国家不是这样?”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的确是这样,但那仅限于情侣。”罗真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发自内心的审问道:“而你觉得,我们是情侣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们啊。。。”拉·芙利亚凝视着罗真,紧接着宛如感到害羞一样,扭扭捏捏的道:“如果曜不介意的话,我倒是也不介意。。。”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够了!”罗真真的头疼了,一边制止了拉·芙利亚的发言,一边受不了似的道:“再听你说下去,感觉我的人设都要崩了,还有,你害羞的点是不是有点怪啊?”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一般会有人能够淡定的提出要接吻,却对成为情侣感到害羞的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顺序弄反了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好像全然没有这方面的自觉,看着罗真的眼神渐渐的带上了些许的调侃。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看你的反应,你该不会至今从来没有和女孩子接过吻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的这句话语,直接刺中了罗真的内心。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罗真顿时哑然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哎呀哎呀,看来我猜中了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倒是颇为惊奇加惊喜了起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还以为,如果是曜的话,再怎么说都应该有经验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仅是拉·芙利亚这么认为,其实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毕竟,围绕罗真身边的女孩子实在太多了,只要罗真愿意的话,分分钟都能将一个个的女孩子骗上床,而且还是一天换一个的那一种。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有如此条件的男人,居然连和女孩子接吻的经历都没有,难怪拉·芙利亚会是这样的表现。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样的拉·芙利亚甚至不知道,罗真不仅是在这个世界而已,在其余的世界也是同样的状况。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围绕在其身边的女孩子有很多,但愣是没有一个能够和罗真跨过那条线,成为实质的关系,以至于罗真活了数十年了,现在却的的确确连接吻的经历都没有。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不是罗真没有那个想法,只是并不是太积极的去渴望罢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嘛,这也是一个不错的优点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也不知道拉·芙利亚有没有看出这方面的问题,其本人就饶有兴致似的点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就算是再优秀的男孩子,如果整天色眯眯的希望和女孩子发生点什么的话,那也会让人反感,曜会欣赏女孩子的美,眼神却从来不带邪念,这或许是那么多的女孩子愿意毫不顾忌的接近你的理由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的话意外的有说服力。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至少,像拉·芙利亚这样外貌和身材均都无可挑剔的女孩子,一般的男生看到了,难免都会有一些想一亲芳泽的歪思想,罗真却从来都不会用这样的眼光看女孩子,女生们自然会下意识的感到安心。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只不过。。。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太过于人畜无害的男生也会让女生产生不了恋爱方面的意识,如果不是曜你实在过于优秀又不凡,你这种对待女孩子的方式,只会让女孩子将你当成朋友或者闺蜜而已哦?”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意味深长似的笑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有时候,女孩子也是很希望自己中意的男生能够更加渴求自己一点,就像我一样。”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说着,拉·芙利亚竟是起身,转移座位,在罗真的身边坐下。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而且,还是紧紧的挨在其身上的那一种。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罗真下意识的想离开,却是被拉·芙利亚给一把抱住手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难道,我就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有些难过的说着这样的话。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真的很犯规。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用那张有如女神一般的面容说出这样的话语,难道不犯规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我说,你别再开玩笑了,拉·芙利亚。”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罗真便为之苦笑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可惜。。。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如果我说我是认真的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直勾勾的盯着罗真,一对如星辰般的冰蓝眼眸微微波动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内里,有着一种罗真看不懂的情感。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带着这样情感,拉·芙利亚这么说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与其将嘴唇献给我不认识的只有家世的男人,我更愿意将它献给我中意的男人。”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直视着罗真,语气意外的真挚。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真正的恋爱的感觉,难道你就不能让我尝尝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如此诉说着自己的心愿。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这个少女什么都有,唯一没有的就是自由。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所以,她才会那么自由奔放,不顾他人的阻拦和困扰,甩开其余人,享受着外界的新奇跟事物。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现在,拉·芙利亚也是为了想一尝恋爱的滋味,方才会这么要求而已。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就像这位公主殿下所说的一样,与其和陌生的男人亲热,她还不如将嘴唇献给自己有些中意的男人,这样的想法,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而有一句话便必须说。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存活在这世上十几年,你是我唯一感到中意的男人。”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拉·芙利亚坦白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因此,这对我来说,或许真的是最后一次得偿所愿的机会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所以。。。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请实现我的愿望吧。”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话音一落,拉·芙利亚向着罗真抬起硕首,闭上眼睛,嘴唇微张,静静的等待着。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其所等待的是什么,根本不用多想。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看着这张毫无防备的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无可挑剔的美丽脸庞,罗真的心跳终于不受控制的加速了。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内心,同样变得挣扎而起。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到底该不该亲呢?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罗真陷入了有些幸福的烦恼中。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科幻灵异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