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零四章 胭木宫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李洛自无拒绝的道理,再说凭借着一身换骨境的修为,李洛当真没有将年青一代放在眼里,天骄榜三十岁以下方才可以入榜,三十岁,不是李洛狂妄,想在三十岁以前成就换骨境的能有几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单单凭借修为便已经足够压人,更别提自己身为道祖后裔,一身战力自是应当睥睨同境,这天骄榜榜首自是当仁不让。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回禀大尊者者,李洛自是愿意。”看着李洛略一思考便应道,李堃亦是极为满意,“那便如此。”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李堃再度嘱咐了李洛一些事情,足足有了半个时辰的功夫,李洛的面色之中已经有着难以掩饰的骇然,继而又化为了如释重负一般的轻松,见此李堃便示意对方可以离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回到宗族方才未有几日,便再次踏上行程,李洛一行人那招摇的队伍再一次的现身于道路之上,天高云阔,白云悠悠,精雕细琢的车辇仿佛将外界与车辇之内隔开了一重天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遥望外界车马不息,道上行人不绝,一众行人远远望着那庞大的车队,尽皆是远远避开,那洁白如雪的仙辇之上有着一只通体金色的小雕,更是吸引了无数人的艳羡目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那金雕目光锐利的盯着四周的行人,一众人仿佛心中涌现出一种难言的寒意,惶恐地避开了目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昔年那幼小的金翅大鹏雕此时已经初露峥嵘,鎏金一般的翼翅之上更是金色的光辉闪烁,灼灼耀眼,而翼翅边缘那一道肉眼可见的锋芒更是令人一眼望去便好似被切割一般,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等神雕,能够豢养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势力,这些常年游离于各阶级的散修自是清楚的很,竟然没有一人对着神气的金雕起贪念,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那种分辨不清形势的人早已经沦为了尸骨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看那金雕呼啸而起,盘旋升空直至消失在云彩深处,而李洛则是倾听着倾澜柔声叙述着关于胭木宫的来历以及基本资料,清脆的声音回绕在仙辇之中,李洛自是可以亲自查阅这些资料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只是若是能够在欣赏着古道风光之时还倾听着解说,这又何乐而不为?毕竟人不能总是一根筋,将自己崩的太紧,不然总会有崩断的那一天,一心在压力之下突破,时日久了只怕是心魔丛生,留下难以弥补的性格缺陷。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随着灵气的日渐稀薄,人气却也相应的重了许多,在李氏宗族附近几乎难以看到凡人的身影,尽皆是踏上了仙路之人,而随着这一路行程的走来,凡人已经越来越多。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三日时间说长不长,偶尔穿过几个大型传送阵,以正常速度赶路,最终还是来到了一方山谷之下,一方硕大的山谷,被层层巨木所环绕,呈玄妙阵势,其间仙雾萦绕,灵气之充裕更是令人心旷神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胭木宫,方圆数万里的霸主势力,便是坐落于此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虽说名号为胭木宫,可是却还并非天宫,仅仅只是地府势力而已,只是因为先前换骨境巅峰强者的飞升,方才将无数人的眼光转移到这一方地府之力之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此时胭木宫大殿之中,却是有些微微的剑拔弩张,身穿胭木宫长老服饰的一众修者面容之上隐隐有着怒意,大殿之中更是气机磅礴,诸般道法若隐若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巨峰真人多虑了,我等只是欲要一观巨原真人飞升之地,并无其他心思,诸位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此时处于一名老道对面的却是一名身材修长的修者,周身隐而不发的道势更是清楚地说明这一名换骨境强者修为的深厚。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却只见到那胭木宫的大长老面色铁青,怒喝道:“荒谬,我巨原师兄飞升乃是在宗门密地,岂能轻易对外人开放,诸位莫要想着仗势欺人,这里可是我胭木宫内,纵然半仙来此也绝对讨不了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言语之间,周身气机更是暴涨,无尽虚空之中似乎有着大道规则在隐隐呼应,这胭木宫大长老自然并非半仙,只是自己宗门之内总有些镇压底蕴的东西,能够引动大道规则并非多么难以理解。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与此同时,这一座古木所铸就的大殿更是在剧烈颤动着,其上涌现出万古沧桑的气机溃压向众人,令得一众来着面色大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那身材修长的道者冷眼看着对方的变化,继而冷笑道:“怎么,巨峰真人莫非想要将我等强行留于此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难道胭木宫当真打算为了一个飞仙台的秘密搭上整个宗门不成?”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听闻此言,巨峰真人周身气机微微晃了晃,有些心境慌乱,凭借宗门底蕴,他虽然有着足够把握将面前这一众咄咄逼人的修者尽数葬送,可是他却不可能下得了这个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清楚明白,若是面前这一众人未能离去,只怕不出一日,数天宫地府便会兵临胭木宫下,胭木宫数万载传承只怕会就此毁于一旦,这个代价太大了,他完全不能承受。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神色有些颓然,巨峰真人面色变了好几次,最终散去了周身磅礴的道势,这大殿亦是渐渐趋于稳定,而其他宗门的修者亦是松了一口气,散去了周身气势。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虽说他们笃定面前的巨峰真人不会动手,可是万一对方当真是狠下心了呢,纵然宗门铁定会为自己复仇,可是人都死了,复仇又能有什么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眼下对方没了动手的意思,对双方自是大有好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宗主,宗主。”正待这诡异的气氛弥漫之时,却又听到一名年轻道者飞驰而来,神色极为慌张,但看他神识传音,更是令得巨峰真人面色巨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什么?你说他们已经到了我胭木宫外?”巨峰真人心下慌张的问道,待得看到弟子那确认的眼神,面色极为阴沉不定,却又说到:“开山门,迎客!”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对过那一众修者更是心下纳闷:这是又来了哪路大修,能够使得这这家伙如此震惊?不过看这态度,显然不是来站台的,那便静静来看吧,身为换骨境强者,这点心性还是有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