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烟雨 第一百章 惊闻鬼哭

    大厅,这里又被称之为聚义堂,山寨头领开会办席的地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桌子翻倒,满地狼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老狗和蠢兔子跨过高高的门槛走了进来,一道小小的身影瞬间跑回到桌子后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老狗直接就走到了锅旁,地上的柴火已经熄灭,一片漆黑的灰烬里,零星的火星微微散发着光芒。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锅中微冷,残汤飘香,几只苍蝇盘旋,几块骨头让老狗眼睛一亮。他拿起了骨头,看了一眼,已经确定,是牛骨。他最爱这种骨头了,因为这种骨头不仅香,而且结实,经得住他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子,出来。”掂量着手中的牛骨,老狗的声音不大不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没有动静,大厅有些安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蠢兔子嘻嘻的笑了起来,老狗觉得脸面有些挂不住了,他一声暴喝:“小鬼,出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还是没有动静,桌子后面的半大小子颤抖了一下,依旧心存侥幸。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回老狗忍不住了,他踢起一块凳子砸在了桌子上,桌子后面的半大小子浑身一颤,知道躲不过了,乖乖的站了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老狗没有理他,一只手拿着骨头,一只手捡起了地上的一张纸,这是一幅通缉令。画的鬼哭的画像,还用文字描述了一遍,比如,他有一把长刀,喜欢戴斗笠,身边有匹马之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过来。”老狗看着通缉令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半大小子绕过了桌子,老老实实的来到了他们面前。他不敢反抗,蠢兔子头顶的那双耳朵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妖怪,他们绝对是妖怪,不过半大小子反倒松了一口气,因为妖怪,也有可能是他们的同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是黑山,无论人、妖都是黑山老妖的手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碰到没智慧的妖,被吃了也就吃了,而有智慧的妖,可以沟通,所以不算绝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子,见过这个人吗?”老狗把通缉令扔到了半大小子的手中,半大小子身体颤抖了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见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说得斩钉截铁,双眼发红,浑身上下透着杀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真的真的很想杀了这个家伙,为父亲、为叔叔伯伯、为兄弟们报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外面的人都是他杀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老狗的话让这个半大小子身体抖的更厉害了,那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半大小子的语气带着颤音,他很想杀掉那个人,但那个人实在太过可怕,比好多妖怪都要可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曾经他们碰到过一个吃人的大妖,是头豹子,它跑得跟风一样快,神出鬼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因为这头豹子精,整个寨子人心惶惶。然后,他爹拿着弓箭,穿着甲胄,带着三十来号人走进了山林,主动面对那只豹子精。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爹三天三夜没有回来,那只豹子精也三天三夜没有骚扰寨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第四天,爹回来了,还带回来了豹子精和叔叔伯伯的尸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30来号人,只回来了一半,并且剩下的这一半,大半带伤。而那只豹子精的尸体,惨不忍睹,身上插着十几支箭,皮毛被利刃戳的到处都是洞。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尽管死了十几个人,尽管是之后又有三个受伤的也没能活下来,但他们赢了,那时候,这个半大的小子就知道,妖怪的确很可怕,却也没可怕到完全无法抵挡的程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那个人,那个叫鬼哭的人,无法抵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今天,上午的时候,他来到了寨子外,说要讨些饭食和清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爹很高兴,把这个叫鬼哭的人放了进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在外面宽阔的校场中,他爹带着众人袭击了这个叫做鬼哭的男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时候,风沙很大,太阳也很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弓箭偷袭失败,他爹带着人,拿着盾牌长枪,围了上去,从这里门口看过去,人挤着人,拥成了一片,一杆杆长枪直立,就如一片竹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墙上,还有几个寨子里的神箭手居高临下,弯弓射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而,没用。他爹已经尽可能高估这个男人了,但最终,还是小瞧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漫天的尘沙中,喊杀声变成了哭喊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接着,他就听到了有人在喊“大当家的死了”,顿时,整个人就如遭雷击。他爹就这么没了,死得如此突兀,他甚至没看到他爹是如何死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接着,林立的长枪变得混乱,原本在墙头上射击的神箭手也不知何时倒下了,有的甚至从上面摔了下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战马嘶鸣,那人出现在他眼中,只见他骑在那头瘦马上,就像是战场中那威武的将军,每一次刀锋一转,就是一片鲜红泼洒在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百十号人,足足百十号人,就跟待宰的羔羊一样,毫无反抗之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人头滚滚,残肢乱舞。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来回几个冲锋,人就散了。之后,那人依旧毫不饶恕,冷血无比,追上逃跑的人,一刀,尸首分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半大的小子腿在抖,裤子已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满脸绝望的看着校场上的人一个又一个的倒下,那匹马踏着彩虹,如同一阵狂风卷过,狂风中夹杂着闪电,一旦被这道狂风卷中,人就必死无疑。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人们想躲,但那道狂风实在太快,根本就躲不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惨叫的声音被飞快掐灭,没过多久,校场中就再无一点声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几个人狼狈的逃回了大厅,他们是被那个人逼回来的,他们不想回到大厅,但没有去路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几个人之中有一个是他二叔,二叔翻倒的桌子,连推带拽把他带到了桌子后面,让他在这里躲好,并且嘱咐:“好自为之,如果能够逃得一命,离开这里,永远不要想着报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接着,他带着人把桌子椅子全弄到了门口堵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人简直就是魔头,他刻意等到二叔们忙碌完毕,这才骑着马一头撞了过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结实的大门轰然倒塌,门后的桌椅飞得满厅都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二叔他们传来怒吼,但没过三个呼吸,怒吼声戛然而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听着半大小子的描述,老狗脸色有些发白,他扭头看向那只蠢兔子,蠢兔子的脸色也白得可怕,浑身还在微微发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杀死一百人,并不可怕,杀人的手段多的是了,一个瘟疫,或者说设计一个山崩,掘了某河的河堤,别说一百人,一万人都行,可怕的是正面硬撼杀死一百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们不是黑山老妖,没有刀枪不入之躯。运气不好,一支箭、一把短刀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对于老狗来说,别说一百人,就算是面对二十个提刀拿弓的悍匪,他都有些够呛,必须得跑路。蠢兔子厉害些,但也就三十多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面对100个人有计划的围杀,还带了盾牌长枪,无论是他还是蠢兔子都只能逃跑,正面硬撼纯属找死,估计撑不过二十个呼吸就得被捅成筛子,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个鬼哭究竟是如何办到的,难不成他长了三头六臂,不然他究竟是如何面对四面八方的兵器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