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零八章 落荒而逃(求订阅)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广成子眼睛半眯,口中不知不觉吐露出一丝蛊惑人心的话语,淡淡的看着着众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气煞我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听到广成子的话语,顿时在场的修士脸色由绿转黑,鼻子中喘着粗气,眼眶都红了,但依旧不得不摆出一副笑脸,双手握的咯吱作响,全都在强压住心中的怒火。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杀了他们的门徒、族人也就算了,广成子这厮居然还说出来炫耀一次,甚至还栽赃嫁祸给魔教,小人得志,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清醒脱俗”的人太无耻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们气得心都不禁连颤,把人杀了也就算了,他们也没想过要和广成子正面硬拼,但是这家伙居然还在这里苦口婆心、一脸为他们好的模样,要他们自己梳理他们教派,以防魔族入侵,气死人不偿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种事真的不能没法忍,在强大心境的修士也被广成子这几下挑拨的心智不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种高高在上,激扬文字的姿态,分明就是把他自己当成了他们族中的长辈,满怀认真的新,对他们一一指导的,完全将他们这一众大能当成门中子侄对待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讲真的,他们恨不得真的和广成子斗上一场,就算是技不如人,身死道消,那也就认了,广成子这番言语真的很令人恼火,暴跳如雷,气煞我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如果广成子知道他们如今的想法,那一定会觉得很冤枉,他说的都是真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毕竟当时释天曾经在阵中说过他魔教最后的底牌,他本能的相信恐怕就是针对他们几个玄门教派的,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如此广成子好心好意的提醒他们回去梳理一番自己的势力,可居然不领情,人心不古,世态炎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其实说实话,此次贫道能够如此顺利,还要多亏了几位道友的鼎立支持,要不是几位道友势力,惊世骇俗,坐在原地不动,凭借自己的威压,牵制魔教,否则贫道还真的不会如此顺利。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此等本事,贫道一生都无法触及,此战道友功不可没啊,待会贫道会昭告洪荒,将道友们的丰功伟绩,一一阐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广成子眯着眼睛,好似狐狸,口中带着独特的韵味说道,好似淡漠名利的隐士。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这家伙。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苍龙等人气得头顶都已经冒烟了,面色直接转向猩红之色,好似血气入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一次行动,全都是广成子一人所为,他们分明没有丝毫动作,坐等渔翁之利罢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如今广成子这么一说,举动姿态是上都似乎很是谦虚、礼让的模样,但是事实上一定就是冷嘲热讽,暗藏机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样一来他们居功至伟,随随便便一个动作就能压的魔修喘不过气来,在此简直就是是当面打他们的面皮,讽刺他们无所作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如果此言一经传出去,那他们的脸还能往哪搁,恐怕他们门人走出去,都要遭受万千的白眼。这是大名鼎鼎的太初文师应该说的话吗?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如果不是想着自己恐怕撼不动此人,而且广成子还是圣人弟子,根正苗红的玄门二代首徒,恐怕他们一定会召集自己所有的势力,就算面对广成子如此恐怖的实力,也要咬下他一块肉不成,让他知道他们也是有尊望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咦?盘王道友,你怎么会周身不适,浑身冷颤,莫不是以前于魔教争斗太狠?伤筋动骨,暗伤发作了吧!!可恶啊!魔修太过阴毒,为达目的不责手段,下手如此狠辣?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过还好,贫道对于丹道还算是略知一二,这是贫道特质的丹丸,只要道友服用三粒,便可伤势尽复。”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即广成子直接就注意到了在一旁打着冷颤的盘王,袖袍一挥,直接就取出一玉瓶递到盘王面前,面上在真诚不过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多谢道友,好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盘王听闻广成子的话语,一点点的咬字道,这混蛋表面功夫无话可说,但怎么说出来的话如此令人心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这自己哪里暗伤发作,根本就是被你这厮不要面皮的劲,给生生气得浑身发抖,哪里是魔道的手段。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而且本来他识海中紧绷的一跟弦已经到达极致了,现在广成子这厮居然还温馨的递上一瓶疗伤之药,是在侧面的说他病的不轻吗??难道他真的想将他直接气昏过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当即就将广成子手中的玉瓶推了回去,免得这厮在借题发挥,到时真的气得他不顾理智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苍龙道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看到盘王的样子,广成子佯作不知,面容带有一丝可惜,好像盘王没有享受他的好药,又转头他看向了苍龙等人,也想要上前交谈一番。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踏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看到广成子来势汹汹的样子,他们此刻的心境修为好像不堪一击,直接后退了半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脸色宛如黑炭一般,脸色极其肃穆,生怕这家伙在继续发挥,到时在弄出什么把戏就真的不得了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即他们也是怕了直接相互点了点头,对着广成子面色极其难看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我之门派还有些琐事,却是不再久留了,恭喜文师修炼有成,在此便告辞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即众人直接两步化为一步,直接闪过一丝遁光,朝着远处飞去了,他们不想在此次待上一分一秒,便是当时来势汹汹想要讨一个说法,都抛在脑后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们现在一看到广成子这厮极其俊俏的脸,和那以气人为目的的语言,就气不打一处来,生怕自己压制不了心中的怒火,使其窜入卤门,他们再也不想在此地待上一个呼吸。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哪是一尊赫赫有名的先天魔神???简直就是一个瘟神一样,避之不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目送一众修士狼狈的远去,广成子背负双手,嘴角现出一抹微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错,不错,果然四象金丹带来的灵魂干涉很是强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此广成子直接就用了先前四象金丹的一个新神通,直接就在这些洪荒顶尖大能身上尝试一番。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结果下来,却是相当的不错,虽然不能改变苍龙这为首的半圣灵魂意识,但也能做到不小的影响,并且他很快就掌握了此番的节奏,加以打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要知道这可是半圣大能,诸天万界基本站在最顶端的修士,已经不死不灭,天地间几乎没有任何事物能影响他一丝一毫的情绪。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如今居然轻而易举的让广成子掌握他们所有人的心境波动,可想而知四象金丹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还是在广成子修为不足的前提下,如果他自己也晋升成半圣大能,那相信灵魂金丹正式改变半圣情绪也就不成问题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广成子,你最近过的很是潇洒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极其熟悉的庄严之声直接就从广成子的识海之中闪现,他立即就知道这是他自己师傅元始天尊的声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寻着声音,抬头一望,赫然就发现盘古三清此刻正矗立在上空,面色平淡,但他们周身的气息却强横的令人发指,高深莫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圣人临世,异象显现,当即好似天地法则都不自觉的缠绕在他们周身一般,生灵的概念在他们身上已经非常模糊了,他们整个人都好似一方史无前有的天地一样,不再是生灵的存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嗖嗖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稍稍定了定思绪,广成子当即也就不再怠慢,直接周身一闪,顿时来到了盘古三清身旁。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师傅,广成子有礼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广成子直接对着元始天尊行了一个道礼,说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此刻的他才真正的感知到自己师傅的一抹气息,当即好似更加的妙不可言,天地就是他,他就是天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这倒并不是师傅更加高深了,而是广成子的灵魂境界升华了,能看到更多以往看不到的东西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此之下,广成子心中也不禁闪过一抹似是似非的圣人概念,但若即若离,琢磨不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本来他自身还以为自己晋升准圣中期,就已经拉近了证道永生的距离,如果自己再进一步,说不定就可以和自己师傅一样平起平坐了,但现在看来,他还是差得远。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圣人之下皆蝼蚁,这句话不是白说的,其中的次元相差的太大了,遥不可及,即使是广成子这般人物,在此也不禁升起一丝敬畏之心。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然事实上,广成子此番晋升真的就已经跨越了一大步,也算是成功缩小了自己混元之境的距离,就快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小子到真是可以,一不留神就捅出这么大的篓子,如果在稍稍放松一二,你是不是要把天都捅破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看到自家一向为之骄傲的弟子,元始天尊也不禁摇了摇头虽然他承认自己这个弟子什么都好,简直堪称完美,但有一点,那就是胆子大,行事诡异迷踪,摸不清头脑,简直...无法形容。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师傅说的哪里话!!弟子;这不是都和您学的吗?”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广成子直接就挠了挠头,佯作一副很憨厚的样子,企图直接揭过此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广成子这点小把戏,和他一起万万年的元始天尊哪里没有看破,直接背负双手,面上一肃,直接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好了,别装了,如今道祖向招,我等需要尽快前往紫霄宫一趟,你也一同前去吧!顺便将此红云洞天的事宜解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