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47章 精神网络.为uoduck万赏加更1

    想到就干,白玉琦将脑兽强大的精神力量,作为中转自己意识的基站,架构出了一片精神网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后把所有的“半兽人”都给拉了进去,对它们展开了惨无人道的魔鬼实战训练,不把它们训练的跟警犬一样行令禁止的,他是不打算从山里出去了,忒特么丢人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精神网络的模式,有点类似于网络游戏的风格,甚至连系统面板这种东西都能够通过精神投影模拟出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做这些事,白玉琦却有种无比熟练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曾经干过这种事情一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让白玉琦有点莫名其妙,难不成自己穿越之前还当过游戏公司的策划人员?可记忆里并没有相关的内容存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知道自己穿越之后记忆受到干扰,导致“脑残”了一部分的白玉琦到也没有太过纠结,只当自己是对“永恒无尽系统”比较熟悉,所以在创造系统的时候进行了借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白玉琦很是得心应手的,就将精神网络的大致框架给架构了出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虽然只是一个相当简单的系统雏形,但后续可以根据需求继续完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这个精神网络的框架里,白玉琦自身差不多就相当于发布任务的系统本身,或者说干脆叫“主神”?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脑兽本身,则相当于是这个精神网络的“硬件”部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它强大的“大脑”,足以承担连接进这个系统之中的其它意识,所产生的庞大信息交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处理这些信息对它来说甚至都算不上是一种负担,仅仅只是[奥能粒子]的消耗会略有增加而已。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最妙的是,通过精神网络的连接,白玉琦可以共享自身的能力,甚至借助精神网络进行施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利用[授技术]和[共享记忆],来传授、灌输给这些半兽人各种技能和知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然,仅仅只是灌输,而并不包括掌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传授给这些半兽人的技能和知识,还需要它们自己去熟练和理解。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即便如此,对他训练这些半兽人也起到了莫大的帮助,最起码不用言传身教的,手把手去教它们认字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只需要将自身对技能的理解提取出来,注入精神网络之中,就能够让它们“付费下载”到自身的脑子之中去,然后慢慢的学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是的,为了防止这些半兽人,养成伸手党的惰性。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注入精神网络中的各种知识和技能,并不是“免费”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是需要它们付出代价才能够学习,例如说乖乖的完成他发布的“任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即便是基础的语言知识,也是以预支的方式灌输给它们的,需要它们完成任务获得“积分”之后再进行偿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没有想到脑兽的大脑子,居然还能当“超级电脑”用的白玉琦,很是新奇的折腾了好一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终于让所有的半兽人理解了自己的意图,开始按照他的命令,向玄奘禀报说有妖精出没的地区赶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随着被“孙悟空”一喉咙震晕的玄奘幽幽醒转过来,白玉琦突发奇想的打算把他也拉进精神网络之中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因为被白玉琦“点化”的动物,跟他属于是[动物伙伴]的关系,算是有从属联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再加上动物的自我认知,远不如有强烈自我的人类,在[动物伙伴]的从属联系下,对精神网络几乎没有抗性,而且本能的会遵从白玉琦这个主人的意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所以半兽人们在精神网络之中,跟白玉琦这个“主神”之间的关系,更像是系统和NPC之间的联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玄奘就有些不一样了,他在白玉琦面前虽然自称为“弟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是由于原本信仰体系的崩塌,他一直处于对自己前半生毫无意义的迷茫状态之中,所以还未正式的拜入白玉琦门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白玉琦也没有授予他任何一种[子系统],在这种没有任何特殊联系的情况下,想要将他的意识拉进精神网络就比较困难了,很容易引起他意识的本能抗拒。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强行将他的意识拉进来的话不是做不到,而是很有可能直接造成他的意识崩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所以白玉琦只能采取比较温和的引导手段,例如给他营造一个特殊的情景……[催眠术]、[暗示术]、[精神幻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趁着玄奘迷迷糊糊意识还未清醒,白玉琦偷偷的冲他释放了一连串惑控系法术,将其引入了潜意识状态之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玄奘在法术营造出来的[精神幻影]之中看到了什么,旁人不得而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是最终的结果,却会根据[暗示术]的指向,往白玉琦希望的方向发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浑浑噩噩的骑在奥能战马上,摇摇晃晃了好长一段时间,白玉琦还不得不分神用意念控物防止他从马背上掉下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突然一个激灵,如梦初醒的清醒了过来,茫然四顾的张望了一阵之后,突然欣喜若狂的冲白玉琦大叫道:“帝君!弟子悟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白玉琦一愣,你悟了?悟什么了?这跟他预计的有点不太一样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弟子刚刚参悟了一丝大道之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玄奘不禁亢奋了一阵之后,又有些犹豫和迷茫的道:“弟子……弟子好像还看到了‘天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天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白玉琦一阵无语,别说有没有天道,就算有,这种虚无缥缈的存在,是能“看到”的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天道……天道就像是一团白色的光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对弟子不断传达着恢弘壮阔的大道之音,如洪钟大吕般振聋发聩,又似那空灵渺渺的仙音般洗魂涤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很显然玄奘自己也不太确定,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什么,结结巴巴的比划着:“只可惜弟子愚昧,未能领悟天道降下的旨意,这可如何是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Emmmm~”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白玉琦沉默了一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好吧,要不怎么说学佛的都是走的意识流路线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居然连顿悟都顿的这么清新脱俗……这特么让我怎么往下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他还不得不摆出一副“孺子可教”的嘴脸来,含笑点头赞许的道:“看来你还是有些悟性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