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百九十七章 身后的狗粮

    霍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社员们为即将踏上风云交汇处的同伴们送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因遗迹之地竞争残酷,每次机缘争夺都有不小的死亡率,因此在正常人眼中,踏入精英级才是有资格参加这种机缘的门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虽说有了楚天等人的号召力,霍门的发展极为迅猛,远远把其他新生势力抛在后面,颜卿云昭等一众高手,实力突飞猛进,起码已能在普通榜上排进中游,但这距精英级还有很大差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主要是踏入精英级,就是经过虚丹凝化成实丹这一大门槛,风险极高,一个不慎,都有内丹品阶退化的危险,因此尽管有几个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虚丹巅峰,却迟迟不敢迈出最后一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是以,社团人员虽众,高手虽多,但参加此次机缘的只有霍朝强、楚天、静雪三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原本大家都像送到院门外,但门主霍朝强觉得不必大费周章,只让送到这里即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同伴们期盼的目光和祝福的话语中,楚天三人先后踏入社团的传送阵,阵法光束落下,其身影便是消失在诸多视线之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玄麟并没有跟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并非学员不让带宠物过去,而是玄麟战力虽强,修为也在持续提升中,但它每升一级,都似乎很难,修为依旧在四阶前期,距中期还有相当大一段距离,相当于人类二转凝丹的水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目前所能发挥出的实力,大抵在普通榜前十这一水准,这个水平参加这类机缘是远远不够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以这种实力,几乎对现在的楚天完全没有帮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就连原本引以为傲的速度,随着楚天修为的提升和对鲲鹏真意的掌控,短时间全力爆发出的速度已是没比玄麟差多少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因此,安全起见,打算将其寄存在云昭那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郁闷的玄麟并没有像楚天想象的那样,继续留在云昭那儿骗吃骗喝,而是离开了学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看它的样子,不把实力提升到足以帮助楚天的地步,是不愿轻易返还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天对此也没有挽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人没有梦想,与咸鱼没有区别。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妖兽亦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天嘴上虽没说,心里却颇满意玄麟能下决心做一只有梦想的妖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样才是自己的好帮手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院门附近某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天三人的身影出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雕刻着笔法豪放的灵武学院的院门之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诸多人影耸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人数起码在两万以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还是刚开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然,这个数目也包括没资格参加遗迹之战,专程观望送别的学员。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院门附近有着诸多传送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每隔十数息,便有一道光华落下,将去往碧涛剑宗的骄子们亦或前来送行的学员们传送过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往常以楚天现在的身份,一经出现,便会吸引一大片的目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毕竟在旁人眼中,他可是一踏入六转,便能战败精英榜第一人,足以力抗数位核心级围攻的明玉的狠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是,今天他受到的关注却寥寥无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因为,这一天的大人物太多了,他大眼看去,便见到好几张熟识面孔。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如脸色冷漠,背负七系宝剑,名列核心榜第二的顾七剑,虽未刻意催动气息,但周围空气都是有些沸腾的,名列第四的魏焚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诸多俊男靓女簇拥下容貌绝美的温婉学姐吕婉儿,楚天刚看了两眼,察觉到旁边静雪目光也在往这边转移,连忙在其转移过来之前将目光收回。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旋即又想,我看吕学姐只是对未来的对手多加关注,心虚什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何况,就算因为别的原因,有和她有什么关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静雪注意到了,故意盯着他看,想让他不好意思,但楚天脸皮很厚,一直就盯着看,故意不拿开眼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两人似乎耗上了一般,谁也不看退让半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她一定在生气。”楚天双目盯着吕婉儿不松开,心里却想道,也不知怎的,但他这么想的时候,心里竟渐渐的欢喜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没注意到的是,在他预料中本应该生气的静雪脸上却不见丝毫的怒色,嘴角微扬,竟是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狡黠笑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狡黠中,又含着一丝丝的俏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水乳交融,难分彼此。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天盯了吕婉儿半天,自己觉得甚是无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怎么会这么无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然后,他将目光移开,重新落到静雪身上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透露出三分的冷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精致的过分的俏脸上,露出少许的嗔怒之意,让楚天心里不由一热,连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一本正经的说:“顾学长、吕学长他们的实力都很强,咱们得以他们为目标,好好修炼才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静雪轻点螓首,没说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时,霍朝强手指无双会所在的某处,以不确定的语气问道:“你们看人群中央那人,就在顾七剑的中央,是不是传奇榜第十的沐晨学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天连忙望去,只见顾七剑身边一位青年白衣如雪,笑容和煦,相貌英俊,可不就是沐晨学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不禁惭愧,刚才他只顾着注意顾七剑和魏焚之,却把更强的沐学长都忘记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其实,是因为周围的人太多,太多人恭维沐晨、顾七剑等人,人头耸动,楚天看过去的时候,人群刚好遮蔽了他的视线,看不太清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何况,沐晨这类传奇学员平时不是深居简出,忙于修炼,就是转战各大遗迹之地,争夺机缘,平时绝少有露面的机会,起码以楚天目前的层次还接触不到,脸生的很,一时没认出也在清理之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天仔细望去,没看几下,便又见到好几位传奇学员,有的没有沐学长排名靠前,但也是货真价实的传奇学员,除了传奇榜前十,其他传奇学员都较为低调,漫说人多,即便来到楚天面前,他也未必能一一辨认。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走,咱们也走近点。”霍朝阳大手一挥,大步向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天和静雪在后跟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随着三人的逼近,开始有不少学员注意到他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少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三人之中,楚天实力最强,受到的关注本应最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楚天察觉到落在旁边静雪身上的目光,远比自己多得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些家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天暗暗恼怒,注意到几道目光,便改变走位,一个飘逸的闪烁,便是横身出现在静雪和这些目光中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然,他动作做得极为隐晦,他觉得应该没人能察觉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除了目光的主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几位目光的主人看美女受到阻碍,从沉醉状态退出,均是向楚天怒目而视,双拳狠狠紧握,握得噼里啪啦一阵爆响,恨得咬牙切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想来若不是楚天威名在外,震慑住他们,这些人早就恨不得一拥而上,将这鲜花之下的牛粪按到在地面,狠狠的暴打一顿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而且,不揍得鼻青脸肿,牙齿脱落决不罢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们望着楚天的目光,变得极度仇视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宛如楚天杀了他们的老父,玷污了他们的妻子一般,哦不,未婚应是玷污了他们的女友一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沐浴着众人仇视到仿佛爆发的岩浆一般的眼神,楚天脸色如千年不化的冰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对方灼热仇视的眼神却不能使这冰川有丝毫的融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楚天毕竟少年心性,脸色虽未变,心中却有一丝丝的得意浮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要你们看,要你们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要看也只有我才能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是很幼稚很孩子气的念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有着冷酷剑客心的他的心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然而,很快他就注意到,落在静雪身上的目光来自四面八方,简直铺天盖地,排上倒海,他分神乏术,根本就无法尽数屏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若修为足够,得先修炼一门分身之术。”楚天无奈,心里暗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静雪似是注意到了,微微侧过脸去,螓首微垂,俏脸在三千青丝的掩映下无声偷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然,怕被某人主意,她香肩耸动没几下,就忍住笑,恢复正常状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霍朝强双目战意灼热,步伐矫健,大步流星的往前赶,倒是没注意到身后撒落一地的狗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