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505章 我来给您送弟子啊

    转眼,到了黄昏时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钓鱼的程梧辉与方同,提着渔网,背着钓鱼工具,全副武装的走进了三清观。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上午吃过饭开始钓鱼,到了黄昏,饥肠辘辘的时候上山,两个人手中的渔网竟然空落落的,没有一条鱼,哪怕是一条小鱼也没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码头处钓鱼不行的,密密麻麻的荷花从,也少有游鱼。实在不行,明天咱们划船,去湖心钓鱼。还不相信了,一条鱼也钓不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嘟嘟纳囊,似乎很是不满意:“总不能做一个姜太公,闲着无聊直钩钓鱼。”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们明天就回去吧,今天已经晚了,让你们再在这里住一晚。”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与程梧辉微微一怔,这才发现,三清观院子中,老桃树下张道然坐在石墩上,正在观阅道经。说话的,正是张道然。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张真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与程梧辉满脸惊喜,扔掉手中的渔具,直接忽略了刚才张道然的话语,来到老桃树下:“张真人,好久不见了,风采更胜往昔。”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张道然没有理会两个人,甚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似乎这一刹那,世间万物,都不足以吸引张道然的目光,只有道经能让张道然专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程梧辉二人也不感觉尴尬,看着尤一修正在洗菜做饭,笑嘻嘻的去帮助尤一修去做饭。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两位居士,不麻烦你们伸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尤一修拒绝了两个人的好意,两个人也没有真的听从尤一修的建议不插手。两个人都曾在三清观生活过,对与尤一修还是很熟悉的,是一个很老实本分,心地善良的老道长。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继续帮助尤一修洗菜,方同程梧辉这次来,带来了十几个孩子,每个孩子吃的不多,加在一起也需要准备不少饭食。再加上张一方与陆贞晚上也会来,所以尤一修做饭的工作很是忙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果然,尤一修无奈摇了摇头:“今天留你们过夜,是师傅心胸广博,明天早上,你们就回去吧。不然师傅发火,大家伙都跟着遭殃。”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回去,不回去......”方同浑然没有当做一回事,依旧笑嘻嘻的:“我这次来,本就有事情,我是为张真人送弟子来的,现在事情还没解决,我哪里能回去?在家里,亲戚那里我可是已经吹过牛了的。就这么回去,这张脸往哪里放?”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尤一修满脸无奈:“那是你的事情,师傅极少收徒,不是居士送来师傅就会收下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修道一讲机缘,二讲资质。如果有缘而没有资质,或许还有可能。如果有资质而没有缘,则不可能拜入师傅门下。如果两种都没有,那么就不要再想这件事情了。师傅在收徒这件事情上,从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现在那十几个孩子,张真人还没有见面,万一要是有一个有机缘呢?”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有自己的想法,这十几个孩子,总不可能一个都没有缘分,应该有一个两个,与三清观有缘。那么自己就不虚此行,达到了目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居士帮助贫道师尊寻找弟子,这一份心情师傅能够体会到。只是居士一开始就心有算计,恐怕缘分也变成了无缘。再者,贫道师尊神通广大,道法通玄,拥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居士带来的十几个孩子,如果有一个与三清观有缘,师傅也不会让居士直接离开。”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的家是一个大家族,方同的用意,就是如果家族之中有一个孩子,能够拜入三清观,那就是与三清观扯上了关系。到时候张道然必然会对方家多有照拂。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尤一修活了数十年,现在虽然没有通灵成功,却也随着修炼,灵脉之中的一些经脉已经打通,天资聪颖,很多事情,一眼就能看穿。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的用意,尤一修结合方同的家世,略微一想就已经知道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再次感到无奈的摇了摇头,方同也已经是武学宗师,不是一个笨人。自己都能够一眼看穿方同的用意,张道然用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恐怕当初离开三清观的时候,知道方同要来的那一刹那,事情的前前后后,都了然于胸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洗菜的动作一僵,脸上神情忽然变幻不定。直接站起身来,在尤一修程梧辉惊讶的眼神中,从案上拿着一个碗,在缸里舀了一碗水,向老桃树下走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真人,请喝水......”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把碗放在张道然面前,方同脸上恢复笑嘻嘻的神情:“真人在看什么书?过段时间,电视剧剪辑完毕,就要开始上映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张道然点了点头,没有回应。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真人......”方同感觉到了一丝丝尴尬,有些犹豫的说道:“其实我这次来,真人应该清楚我这次来的目的。我带来了十几个孩子,您给看看,有没有适合修道的。真人就留下来,哪怕做一个身边童子,我也感激不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张道然抬起头来,看着方同,摇了摇头:“你有何必强求,这些孩子,与三清观无缘...修道修缘修心修资质,缺一不可......贫道修道以来,只有适合修道之人,贫道才会收为弟子,而不适合修道者,纵然留在三清观,蹉跎一生,毫无作为,岂不是浪费时间?”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无论适不适合修道,能够留下来,就是他们的机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有些不甘心,一开始方同还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后来随着程一言拜入三清观门下,方同才心思活络起来:“程一言能拜入三清观,程梧辉因此得到意想不到的命运改变。如果方家有人,能够拜入三清观,对于方家来说,绝对是一件有意义,值得庆幸的事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越是这么想,方同越是心中急切。抬起头来,方同继续说道:“真人,您就发发慈悲,留下一个两个也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不是慈悲不慈悲的事情,有缘就是有缘,你有何必强求?”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张道然刚才仅仅看了方同一眼,方同带来的十几个孩童的命运,前世今生就已经清清楚楚。没有任何的缘分牵绊,留在三清观,也难以留住心。甚至,未来这些被强行留在三清观的人,也终归要回到世俗世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就比如当初尤一修所在的玉虚观,收留十几个弟子,最终只有几个留下,其余的全部返回世俗世界。这就是无缘,如果有缘,哪怕玉虚观无法修道,这些人也不会离开。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满脸苦涩,不仅牛逼吹出去了,方同再三保证,这些人如果能够拜入三清观,绝对未来能够造福方家,成为方家的未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仅如此,方同为了宽慰这些亲戚的心,可是说大话都没有喘一下。方同以为,自己与三清观有缘,带来的弟子,总归有一个能够拜入三清观。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现在,方同只有默然。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就在方同苦苦思索,如何能够让张道然点头的时候,三清观外,忽然冲进来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进入道观就大声呼喊:“二叔...二叔...快下山,我们抓了好多鱼......”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应该说是大龙,抓的鱼太大,我们抬不动。”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方同正要呵斥,却突然间发现,张道然脚下生云,带着这个冲进道观的孩童,眨眼间不见了踪影。方同看着张道然离开的方向,瞪大了双眼,许久之后才忽然爆了一句粗口:“我靠...张真人...这也...太猛了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