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九章 黄浦江风景不错

    两人聊到了中午,任八千从杨森口中了解了许多东西,兴致也颇高。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杨森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邀请任八千:“任先生,难得来一趟,中午留这里吃个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公家饭,吃到的机会不多,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任八千揉了揉鼻梁上方笑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一定能让任先生满意,但应该不会难吃。”杨森笑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位林姑娘?”杨森看看从进来后就坐那睡着的林巧乐,询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用管她,让她在这睡吧。”任八千扭头看到她的样子,微微摇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M87部门的食堂吃了一顿小灶,味道比起自己雇佣的厨子还要差一点,不过倒也不算难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两人边吃边聊,任八千又从对方口中听闻了不少东西,顺便答应给对方带几只角牛和跳羊用来研究和配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毕竟之前他经常会给武馆带些肉类,偶尔作为福利按照弟子等级购买。这些肉类用来补充血气效果极佳,比什么药材效果都要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到了最后,任八千从对方口中得知两个颇为重要的东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个是通过从任八千带来的物品中,发现了几种新元素,在材料学上有了重大的突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实验室研究出了一种可以生长的金属。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从某方面来讲,甚至可以说那种金属是活的,目前虽然还在研究阶段,可这种金属的作用极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而另外一个,便是在思维控制技术上有了相当的成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个技术要是举例的话,就像以前的网游小说中,人躺在游戏仓里或者戴个头盔,就能直接通过脑电波输出和接收信号来玩游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也就是传说中的第二世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或者是人躺在载具里,用意识控制载具前进后退,控制飞机飞行,甚至是控制武器开火……一切全都用意识来操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只是两个简单的用途而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然而这两个用途,无论哪个拿出来都会在世界上引起震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以说这是划时代的科技,是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梦寐以求的技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此时这个技术已经出现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有没有兴趣?做一个思维控制技术公司,国家可以授权给你。”杨森看着他慢条斯理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听到杨森的话,任八千略微思索一下,杨森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有人交代给他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个技术的前景不需要质疑,可以说这是将钱直接塞到自己手里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有什么条件?”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就像你说的,这些年你也给国家了不少东西,这可以说是一份回报吧!毕竟国家不会让有功之臣心寒。”杨森笑了笑道,从包里掏出烟给自己点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过这些技术只能开放一部分,而且只能用作民用,同时技术人员必须是国家派来的,所有技术的更新换代都由这些技术人员来完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倒是没问题。”任八千点点头。就算技术开放给自己,自己上哪找那些技术员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种直接塞到手里的钱要拿,可若是将太多精力投入到其中就不值得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虽然这么说起来有些矫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事实就是如此。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给我一根!正常不都是要递烟分享的么?”任八千朝着烟雾缭绕的杨森伸出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不是不抽烟么?”杨森微微一愣便将烟给任八千递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想尝尝是什么味道,世界上这么多人在抽,不知道是不是很有趣,不然怎么这么多人明知道有危害还不肯戒掉。”任八千笑了笑,如今连蝎毒都吸了,何况是烟?这种东西虽然有危害,但对于自己的身体却起不到什么作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学着其他人那样叼上烟点着,刚吸入肺中就差点咳出来,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感受着烟草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同时也细心感应着烟雾进入肺部后的一些变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根烟抽完,任八千吐了一口灰痰,方才进入肺中的烟焦油之类的物质全被吐出来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什么意思!味道糟糕,还不如蝎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八千觉得这种东西很无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蝎管都比这东西好玩多了,虽然那是真正的在吸“毒”。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走了!回头让我弟弟万年来找你!”任八千站起身。“先带我去领那个家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此时的林巧乐相当于一件装备,可以随便放在哪,也可以提着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回了杨森的办公司,林巧乐一如既往的在那睡觉,任八千拎着她如同拎着一只猫一样,林巧乐连身体都缩了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先生!”杨森叫住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有件事还是要提醒你一下,留意一下你弟弟的那个女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八千目光一闪。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知道了!多谢提醒!她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你们清楚吧?让人把资料给我送去。”任八千朝着对方点点头,提着林巧乐的衣领便离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很久以前,他就猜测过有这种可能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地球时间过了五年,一直没什么迹象,还以为是自己多想了,没想到还是发生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八千离开的路上想了半天才想到那个女人的名字——周轻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惜,本来万年和对方都要谈婚论嫁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只是在等着自己完婚而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八千回去第二天,便收到了杨森让人送来的一些东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其中包括周轻云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见过什么人,还有那人的真实身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从资料到照片一应俱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俊朗男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个男人的表面身份算得上年轻有为,背地里的身份却是花旗国情报处的情报员。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送来的情报里甚至还有周轻云与他进入酒店和离开的详细时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八千扫了一眼便心中了然,虽然现在国家公布的那两天养生气功,其他国家很容易便能得到,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连军队和警察系统的那几套功法,稍微用点心思也能拿到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某些国家打自己主意的心思,从来都没放弃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其中大部分应该是被M87部门挡住了,不过难免有漏网之鱼。面前这个就是,虽然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也随时能够处理掉,但周轻云已经陷进去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M87部门现在没动他们,便是把这个机会留给了自己。毕竟周轻云到底和任万年有着关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打了个将任万年叫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哥,你找我?”两个小时候,任万年大步走进房间,坐到任八千对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此时的任万年,脸上没有了半点青涩。随着修炼,实力已经接近人轮,这算不上太好的天赋,但也不太差,起码自保足够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至于身形,不像任八千那样横向发展,而是只比普通人结实一点,看起来像是经常锻炼的型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看看吧!”任八千将那些东西推到任万年面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万年扫了几眼后,脸色就沉了下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将所有的东西看完,任万年已经脸色铁青说不出话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本来他来的时候还想开玩笑问问老哥什么时候结婚,老哥得结了婚才能轮到自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看完这些,他只想当面问问周轻云,到底是为什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哥……”任万年艰难的开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附近的黄浦江,风景挺好的,视野宽阔,风景秀丽,既不会太冷清,又不会太吵杂。是你自己处理还是我帮你?”任八千轻描淡写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哥……”任万年不知道该怎么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她的作为,是M87部门交给我的。M87部门你应该知道是做什么的。如今还留着她,便是因为她跟你的关系,让我们自己处理。”任八千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话大半是真的,一小部分是假的,不过却也差不多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