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八章 一些准备

    任八千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棚顶,发了半天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小说里都是穿过去就不回来了,或者想怎么穿就怎么穿。自己这样几天折腾一次,实在是让他觉得头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次运气好,恰好女帝庆生和丰猎都赶上自己在那个世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不能每次都这么运气好。说不定什么重要的事情自己恰好回到地球了,那就麻烦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真希望自己能控制来回穿越,那样就稳妥多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想了想,任八千觉得自己应该装个摄像头。既然从身体上找不到穿越的原因,那么就拍下来看看自己是如何穿越的,说不定能找到点线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从床上坐起来,打开窗户,外面更冷了,一股寒气直接扑面而来,窗台外也有点积雪,看样子刚刚下雪没多久,可能是昨天晚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已经十一月份了,从自己到那个世界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多月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然而任八千身上的时间流逝才两个月而已,还是将地球和异界的时间加到一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八千都觉得如果这样下去,自己的寿命会不会跟着自己的身体时间来走,其他人过了十年,但自己的身体却只过了五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然而在那个世界,其他人过了四年,自己的身体却是过了六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短时间内看不出来多少区别,但随着时间长了,就会渐渐显现出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自己游走在两个世界,却又与两个世界的人都不相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就是时间不同步的最大问题。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过这也只是猜测,恐怕需要很长时间自己才能证实这个猜测是不是真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现在该准备自己需要的东西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次的丰猎对于自己来说可是一次大坑,若是弄不好,自己恐怕就没有以后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如果那个七皇子看到自己和自己看到他的想法相同的话,对方可不会像自己这么多顾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还有那些恨不得把自己生扒活吞的公子哥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除此之外还有着山脉中的各种凶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八千觉得对于其他人来说只是一次展现自己的舞台,或者是一次游玩,或者是一个观察其他人的场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对于自己却是一个危机四伏,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大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然,不排除自己想的过于敏感了,如果周围有古族人的话,想来没谁是敢于对自己动手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对于丰猎他也是一知半解并不清楚,还是做好万全准备比较好,之后最好能与某些古族人距离近点,这样自己能更安全一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只是这样,女帝所说的别丢脸是肯定做不到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任八千觉得还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如果能选择的话,他宁可抱着女帝大腿打死也不上山,就是不知道女帝会不会把自己踢上山去,起码她说过别丢脸,那肯定不是让自己在山下抱着她大腿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先是上网查了一圈自己需要的东西,确定了自己想要的,首先是弩弓,这东西用来在山上打猎是再适合不过了,而且没有声音,不容易引来其他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弩弓可能没有某些弓箭威力大,但给自己把复合弓自己也射不中啊。还有三天时间,任八千可不觉得自己能在短短时间内就练好弓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其次是枪,这个现代最常见的杀人武器之一,威力也比弩弓要大。任八千准备弄一把在身上防身。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如果可以,任八千还想弄两颗手雷什么的,如果真的遇到什么事情,这东西扔出去不炸死对方也能炸伤对方,再不济也能吓对方一跳,方便自己逃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几样是主要的东西,其他还有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据任八千所知,当天还是要露营一晚上的,总有些小东西能用得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比如说睡袋,还有各种调料盒之类的东西,以及军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枪械和弩,任八千是没渠道买。虽然在客运站的厕所门上看到有和同性恋聚会一起写着的卖枪的电话,不过那么光明正大的写在那里,把警察都当做瞎子,还是觉得不靠谱。运气好点人家卖你个打BB弹的,运气不好点卖你个水枪,全都是套路,还是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东西恐怕还得找陈庆了,好歹是个公子哥,任八千相信他肯定能找到人弄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冰箱里那袋牛奶用微波炉热热,加上饼干吃了早饭,任八千这才拿起电话给陈庆拨过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说,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总是找不到你,果然男人有钱就变坏啊,怕我打扰你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听着陈庆的声音,任八千笑了笑,他是在有意疏远对方,想必对方也感觉到了。没办法,他怕陈庆发现自己的秘密,毕竟自己消失和出现太有规律了,总会让人觉得不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所以你才那么坏么?”任八千笑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是以前,现在洗心革面了。”陈庆立刻说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中午有空没,吃个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好,地址你发给我。江南昨天还说起你来着。”陈庆立刻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好,你先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八千挂了电话,发现有几个短信,点开看了看,有一个是陌生号码两天前发来的:我是安菲,新工作发工资了,什么时候有空,请你吃饭,算是感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安菲?任八千第一个反应是发错人了,随后突然想起那个戴着助听器,却对找工作很有信心的女孩儿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将短信关掉,又看了看微信,董海情给自己发来信息:任大公子这是压根看不上以前的老同学了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股浓浓的怨念与不满通过手机屏幕传了出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她下面的是陈冰发来的:聚会之后就一直联系不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八千微微摇头,随便她们怎么想吧。那时候刚刚进入异界,还有着和同学联系的心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这么长时间下来,总是让任八千觉得那里才是主世界,对于地球这面很多的东西都不在意了。当然,这也是任八千的心思一直是在那面怎么保住命怎么往上爬,时间久了仿佛那面才是重要的世界一样。地球这面反正有钱就饿不死,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继续翻了翻微信,父母还在朋友圈内发那些养生之道,长寿的秘密,每个人都要知道的十件事之类的东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将手机放回桌子上,又上了会儿网,任八千才换上衣服,驱车前往市中心找了个监控器材的店。买了一套器材,并且约好下午去安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之后又在附近找了间看起来装修不错的理发店准备把头发剪剪。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然而刚进去就看到一个女孩儿耳朵上还戴着一个红色的设备,正在给人洗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要不要这么巧。”任八千笑了起来,他连短信也没想着回,上次也只是偶然闲着无事帮了一把。还以为不会有机会再见面,毕竟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城市,想要相遇的机会很小,很多人终生都遇不到,更何况是自己这种情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想到随便找个理发店都能碰到那个安菲,不知道是该说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太巧了,还是有缘。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任八千在门口站了会儿,想想似乎没什么避开的必要,便大步走了进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